煎光會。徐詠璇,信報

WhatsApp Image 2019-04-05 at 4.34.30 PM

《明報》頭版:〈港英飭退休惹各種揣測/立法局九七密檔曝光/前處長梁銘彥與洗錢主腦往來密〉。

如果你沒聽過「煎光會」,那大抵是因為你太年輕。曾經有這麼一段日子,林煥光作為公務員事務司,在立法局被議員窮追猛打,飽受煎熬與侮辱,是為「煎光會」。我當時年紀小,但仍有這個「琉璃火」專欄,我選擇信任林煥光,認定他是頂住一切壓力,做應該做的事。

前人民入境事務處處長梁銘彥,任內處理港人居英權、護照和單程證等回歸過渡議題。一九九三年女兒在加拿大被殺。「港府一九九六年七月在毫無先兆下,突然公布梁銘彥獲准以『私人理由』主動提出提早退休,惟港府一直拒絕再解釋,引起社會各種揣測,立法局同年九月罕有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事件,傳召梁銘彥和多名時任高官作供,梁在公開研訊透露,自己是被時任公務員事務司林煥光以港府不再信任他為由,要求他自行離職,林隨後亦改口承認,指原因是廉署調查顯示梁漏報多項利益。」

梁銘彥二○○八年病逝。今天屍骨已寒。

今天,一切說來輕鬆,檔案解封,曝光,哦,原來梁處長「很有可能」知悉朋友背景。哦,原來在閉門聆訊上,被問知否知悉老友洗黑錢,他答「無人額頭鑿字」。原來他與買馬集團有曖昧,不誠實、財務有異常狀況、存在利益衝突,「unforthcoming and displayed evasiveness」。俱往矣,但記得當日林煥光被質問得面紅耳赤,但基於各種制度及保密條例,他咬緊牙根,不能講就是不能講。

我當年為什麼那麼信他?是他的謙謙君子,是他的誠信?是我偏幫建制?

今日呢?你又憑什麼信官?

2019年4月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