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屠殺所以我存在。徐詠璇,信報

terrorism

林鄭月娥,就算你批評她百般不是,你也得承認她管治下的香港社會,平和了不少。

沒有殺氣騰騰。沒有人叫「殺殺殺」。

你一定說我要求低,但你看看全世界,連與世無爭的紐西蘭,在基督城這才三十七萬人的小城,也忽然來個無先兆的槍手,有預謀地拍攝自己在清真寺亂槍掃射,死五十人傷五十人,理由只有一個:憎恨。

憎恨外來人,侵略者。仇恨有色人種。

從前的恐怖主義,等同「伊斯蘭國」(IS)。現在,不分種族、無分宗教,不必理由。

「This isn’t New Zealand」紐西蘭人在嘟噥。《經濟學人》報道,白人把回教徒拉到一旁道歉,毛里族人也為死者舞蹈,總理立即披上頭巾以示站在回教徒這邊。但紐西蘭人也被迫自我反省:「紐西蘭真的那麼包容?」

近年,美國本土的極端主義恐襲,二○一七年的三十四宗裏,超過半數行兇的都是白人極端主義者。

特朗普氣焰囂張,煽起了仇恨,播下了火種。第二次大戰的納粹主義、今日的優生學與純正種族論,一下子打垮了十分脆弱的地球村神話——原來我們沒有國際間的合作、種族間的和諧、人與人之間的諒解與尊重。更遑論擁抱與關愛。文明的衝突可以只是個人。

互聯網是魔鬼,狂熱地傳播恐怖、殺戮、血腥。病態的、瘋狂的、洩憤的、隨便都是理由,受了氣,或者覺得被搶了飯碗,甚至只是報復自己二十二歲仍未破處男身(二○一四年Elliot Rodger),再留下長達百頁的「宣言」……

大開殺戒,以證明自己存在,成了新聞頭條,自然又總有些人鼓掌,又會再有人追隨……不必再解釋為The Clash of Civilisations了。

2019年3月2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