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新一代。徐詠璇,信報

jT4S5ZFij17J8dGcCWK8x-ixQhmzylP2m96d9JvenfQ (圖片來源: 香港01)

江旻憓挾着個世界第一的桂冠返港,傳媒歡天喜地的接機,她卻當場哭成淚人:「我打得很差,我配不上……距離心目中的世界第一仍很遠。」

CY Leo立即在臉書留言:「再多的名銜,也不及那份承認自己不足的勇氣。」(你或許記得,但也可以忘掉,早陣子何卓彥這口琴男神也曾做了幾天新聞人物)。

愛年輕人——愛他們的聰穎、純潔、敏銳、眼利、觀察力強,精力無窮;也愛他們的笨、無知、直接、坦白、莽撞、間歇性憂鬱、無端端沮喪。

愛他們的不馴,未服膺於世俗名利、未匍匐於因循規條。愛他們的不羈創意——當然有時也嚇死你,你要經得起驚嚇。這叫顛覆,在創科是大好事,推動新世界!

我現在明白了為什麼有時有人會批評學生太「乖」,Too obedient,不好。只懂聽命,subservient,唯唯諾諾,甚至急於奉承托拍、削尖了頭去鑽營去攞着數。很快相由心生,好好一張青春盼望的臉變得腦滿腸肥,面目可憎。

在北京,韓正說,「年輕人是未來的希望,要把青年當作朋友,支持和傾聽他們的聲音。」帶領和扶持青少年走進大灣區是其中一個方向,「讓香港年輕人感到有『奔頭』的地方,亦是有希望的地方。」

我也想起英國詩人濟慈,二十五歲早逝,但他歌頌青春卻最浪漫。在希臘古甕上,他看到刻着的一對年輕戀人:Bold Lover, never, never canst thou kiss…/She cannot fade, though thou hast not thy bliss/ Forever will thou love, and she be fair.不能擁吻,但凝住愛情,永恒美麗,還有什麼遺憾?

2019年3月1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