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情——信。徐詠璇,信報

WhatsApp Image 2019-03-19 at 12.53.10 AM (圖片來源: 立場新聞)

何志平在美國被裁定貪污及洗黑錢罪成,月底判刑,《明報》報道指最高刑期可長達六十五年。辯方向當地法庭提交一百四十九封求情信。香港有報章頭版頭條,圈出了何志平妻子胡慧中的親筆信,指找好友舊交時,「有的不回答我,也就是拒絕幫回何志平,因為害怕得罪美國政府,因為志平落難了,因為覺得志平日後沒有前途,因沒有再可以利用的價值了。」

胡慧中是當年紅極一時的明星,息影後相夫教子賢妻良母,在這無比壓力與政治漩渦下,難免感到世態炎涼。但有評論直指劉兆佳、曾德成、林順潮等也寫求情信,反而招攬何志平加入政府的前特首董建華、和曾共事的梁振英,都沒有寫,是為涼薄。

但在這個特殊情形下,曾經是前特首的,寫求情信,有幫助嗎?會不會在政治敏感下,反而幫倒忙?

求情信,就是簡單的信,可以打動法官的心。

一位資深大律師便解釋說:這也可算是「情信」,要一擊即中,最高境界是「不求人的情信」。惟有動之以情,因為法理上經審訊過程,早已有判決。也要為法官提供減刑的理據,所以許多時是人格、品格、貢獻的擔保,不能八股、不能千篇一律、不靠人多勢眾。

胡慧中的「我跪下懇切的求您,讓志平回家、回家、回家!」母親的「希望能在古稀之年,有子相伴終老」,都令人動容,唏噓。可這轉化為美國社會文化符號,能夠打動法官的心嗎?還是那八封來自紐約曼哈頓大都會懲教中心囚犯的信更有力?當然,大家最後也未必得知。

(《鏗鏘集》拍了一輯《何志平的名單》,很有深度,雖然我仍是未完全明白。)

2019年3月1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