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How do I love thee。徐詠璇,信報

20190313_meitu_1

香港人超奇怪。極市儈,可以粗鄙講粗口,但卻不容易說出「我愛你」,直至今天,這三字廣東話仍是怪怪的——說的聽的都會毛管戙,寧願以英文、普通話、日文韓文以至手語道出。連周星馳也要用上許多個字——「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在我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限期,我希望是一萬年。」

「I shall but love thee to the depth and breath and height my soul can reach… I shall but love thee better after death.」(Elizabeth Browning)

莎劇《李爾王》最著名一場戲,是這個霸王興之所至要分疆封吏,於是命令三個女兒,當場比併誰最愛她!

大女兒急忙說深愛父王更甚於性命美貌!李爾王龍顏大悅,分大片沃地又封爵。二女兒說我比姊姊更甚,我一生只愛父親,並無其他人生樂趣!父王又分一大片地,轉向三女:「你可會有勝過兩位姊姊的美言?」

歌地莉亞答:「沒有。」

再問,仍是沒有。

「沒有,那就什麼也沒有了!」父王慍怒。歌地莉亞答:「我愛你,就如我本分應做的,不多也不少。」(I love your Majesty according to my bond; nor more nor less.)

李爾王名句:「So young, and so untender?」

歌地莉亞名句:「So young, my lord, and true.」

於是,歌地莉亞什麼也分不到,也被父親逐出宮門。但,最後,卻是她最愛父親,忠心留守至最後一刻。

愛國,也必如是。不必阿諛諂媚,只講精忠。

2019年3月1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