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麼「被」規劃?徐詠璇,信報

d3904404

「香港人的文化身份定位,應以本地文化為起點,以中國文化傳統為根源,同時具有世界視野。這樣才可以開創香港的文化新機。」

最好有個文青,將這番話以跳脫不覊無畏無懼的語調,以雄心萬丈一往無前的套路,再演繹一遍──哪怕是rap出來!

這段看似平板但有深意的文化身份定位,是當年文化委員會(何志平年代)的結論。

日前黃英琦提起。那份已失傳的報告書,她有份撰寫。啊呀!這歷史文獻,我聽着也覺得貼心。物換星移,人面桃花,但此情此意,Still rings true。

我常在想,是否我在大學工作,見着的盡是希望,滿是理想,於是縱使每天有困難險阻頭昏腦脹,但仍是天天有盼望,日日有感動。感謝天我有這麼一個好崗位,可以着力努力。活了半輩子,現在也開始懂得怎樣解決問題,尋找答案。

聚焦大灣區。搞創科,勁道十足,這也是銳不可擋橫掃千軍的大潮流,我非常同意這會改變世界。

香港能夠投入這洪流,年輕世代能成為當中的生力軍,可以開創無限。我們自己捋起衫袖來做便可以,哪用怕「被」規劃?幾時開始床頭驚鬼床尾驚賊,躡手躡腳小家子的(我當然明白近十多二十年的變化,但這就足以令我們放棄嗎)?

文化,素來是香港的強項。單是文學我們可能輸蝕,但我說的是整個社會氛圍,獨特價值,人民素質,創意真心。「一國兩制」是前無古人的珍貴歷史時刻,香港是奇蹟,何妨勇闖前路,再寫輝煌一頁!

2019年3月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