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樹和高球的聲音。徐詠璇,信報

RVl9EqxgH-QQpr7dYNG7UUUNLAw-uxpTpuokWabqJFk (圖片來源/HK01)

心痛,因為好好一片綠茵草地、百年古樹、世界級高球場,丟了。一百七十位高球港隊代表給打了一記悶棍。

政府決定局部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三十二公頃土地作房屋用途——無奈和憤怒的聲音也太快在人海中被湮沒——「香港哥爾夫球總會表示非常遺憾。每年超過三十場的國際和本地賽事,當中約百分之七十於粉嶺球場舉行。球場將舉辦2020世界業餘隊際錦標賽,能主辦此國際賽事是一項難能可貴的重要成就。三個國際級十八洞設施、古典的設計和布局,以及達世界級草坪保養水平……無論收回哪一部分,都是香港一個極為嚴重而不可逆轉的損失。」《南華早報》索性引述傳奇高球手Gary Player罵政府:「Shame on you!香港不再是國際都會!」不過,哈哈,香港沒幾人聽過。

但你不致於為他們遊行啦,也明白林鄭很辛苦。這當然是政治決定。過去兩個多月,施政上連串失利(長者綜援、三隧分流等),只能減低風險,避免再帶來災難性衝擊。少數服從多數,有時很野蠻,鬥人多,民主和民粹有時分別不大。「雖千萬人吾往矣!」但現在反對的只是一小撮人。林鄭又怎能冒大不韙去堅持保留這縱使是難得的一片綠洲寶藏?

「負責任嘅政府都要全盤考慮。照單全收,未必是負責任的行為。」林鄭當初回應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其實不無道理,不過政治上不小心,於是「周永新2.0」標籤一出,黃遠輝面目無光,這抗衡嫌隙又更放大。三十二公頃為建四千六百單位,杯水車薪,正如一月七日本欄所言:夠不夠平息民憤?(答案是夠)。一千七百公頃填海造島的更大炸彈呢?(再算。這叫政治)。

2019年2月2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