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 Castle。徐詠璇,信報

20190211_meitu_1

劇集叫《天空城堡》,父母望子成龍、用夢想與瘋狂堆砌成天堂之城。一切耳熟能詳:這是上位圈,升官圖、向上流的跳板,就是因為這些都已是上流人,醫生、律師、教授,所以他們更有野心有本錢去爬。要做人生大贏家──

「三代醫生世家」、「全國第一」、「願望是考入首爾醫科大學」(這是爸爸要的/媽媽要的)。世界十大……

「大韓民國,什麼叫教育?就是讀書成績好!」「子女失敗,就等於我的人生失敗!」讀書,只講勝利慾,學校是戰場,同學是敵人,盡是嫉妒、猜忌,要鬥贏對方哪怕不擇手段,每年多少孩子備受煎熬。

還不是家庭問題放大了!大男人爸爸呼呼喝喝,將工作的不如意變成對兒女的苛索。媽媽為了表現於是全副精神「關心」子女教育,一天到晚炫耀比併,隨時向補習老師跪哭,動輒花數十億韓圜為求入名校。

劇裏有變態「協調專員」,高級私補,操控孩子心理,是為「積極利用他的心態達致最佳效果」,哪怕是教唆兒子憎厭父母,考入大學「以求復仇」,卒之孩子考進了醫大卻崩潰了,母親也要吞槍自盡。另一個女生卻是慣了第一不知輸,自大、自我、無禮,與其他人無法溝通,成為另一種考試怪物。

十來歲的孩子上補習班要打指紋卡,結果壓力太大而要去偷東西發洩。嚴父改裝一個不見天日的溫習室,母親就天天去打聽為子女找假想敵。外祖父母也要插上一手。

「父母只管逼我全科滿分!」

扭曲的價值延續至大人世界,醫院裏男醫生也是「是非精」,拉關係、吹托拍。這,又算是教育制度的錯?其實是父母的變態?還是社會的倒影?(下)

2019年2月1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