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Cage高跟鞋與妖嬈耀。徐詠璇,信報

20190122_meitu_1

La Cage aux Folles有「高跟鞋步法指導」。男演員有福了!百老匯音樂劇是大製作,就算是來了香港話劇團也瓣瓣有專業人士打點。

Edgar的樂隊交足課,馮夏賢的歌唱指導有心思。布景和服裝,現在是較簡單。法國人對妖、嬈、耀,通常很講究,Moulin Rouge是經典,Decadent在法國文化也另有意義。總是過分的、浮誇的,俗艷的、嘩眾卻又取寵!也憑這令人驚嘆、overwhelmed之後,再看那洗盡鉛華的赤子之心,才更覺晶瑩可親,可以立即融化所有偏執隔膜,然後頓覺尊嚴、自信、忠於自己,才是正道(La Cage百老匯的演出,有幾場倒像日本的歌舞伎)!

戲劇,是感覺,不是邏輯不是論文;Musical,更靠那澎湃激情,山洪暴發般衝破藩籬。高亢歌聲熱汗舞步與歡呼聲掌聲混成一片達至高潮,主旋律在每一個人腦海徹夜盤旋,也就功德圓滿。

音樂劇暫時仍不是華人社會文化慣常。我們有足以媲美世界水平的商業製作天王巨星演唱會,但音樂劇跟大型百老匯相比,規模、場地、商業盤算、投資,以至演導編都會差一截。你看,巡迴來港的百老匯音樂劇也通常只有削弱了的氣派。

香港話劇團,演The Fantasticks之類會當更易駕馭,揀《假鳳虛鸞》絕對是對自己的一大挑戰,但或許憑藉這一躍跳更為劇團裝備。音樂劇向來是特別設定和訓練,幾乎如粵劇般要特別行當。香港也曾嘗試音樂劇電影,但不算太成功。現在倒有不少學校和青年團體搞教育音樂劇。

自古成功在嘗試。或者我們自己的百老匯式大型歌舞劇,只在燈火闌珊處。(下)

2019年1月2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