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億的impact。徐詠璇,信報

20190116_meitu_1

陳奐仁,音樂鬼才,創作、編監、歌唱,橫掃流行樂壇。我從不知道他弱聽——家族遺傳,自十二歲開始,左耳聽力只剩下七成半功能,右耳則只有五成聽力。上一代的,還有泰迪羅賓,脊椎有事,跳跳紮打band。

像陳奐仁和Teddy,你會不會叫他「展能藝術家」?不怕harsh點說,「展能藝術家」,會否變成一個「要求降低一些」的標籤?

「特區政府亦非常關注殘疾人士的藝能發展,協助他們全面融入社會。為了進一步推動殘疾人士參與文化藝術活動,特區政府已預留了二億五千萬元成立殘疾人士藝術發展基金。」羅致光是好人。

首先,「殘疾人士藝術發展基金」這名稱可以改嗎?香港發展「展能藝術」三十多年,就是要開拓新領域。「展能」是包容、關愛。香港政府的「展能就業輔導」亦已深入民間。叫「殘疾人士」是追隨內地的叫法。

去年初,特首宣布二點五億元基金的資助分兩類:「第一類是普及學習和進階藝術項目,協助殘疾人士增進藝術知識和培養藝術興趣。第二類是培育擁有優厚藝術潛質的殘疾人士追求卓越發展個人事業的訓練項目。」

有年輕演員暗下嘟噥:「嗯,如果我失明或失聰,反而有着數。」政府的原意是關愛、共融、扶持、鼓勵。發掘和發展藝術潛能,可以是純粹興趣,可以是共融的項目,但也可以是專業栽培,成功了就是社會突破。

今天,更有各種藝術治療(arts therapy)專業,其實也可以 是弱能人士另一個探索與發展機遇。這二點五億意義標杆,可以定得高一點!(之三.完)

2019年1月1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