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的傳人」有heart嗎?徐詠璇,信報

20190114_meitu_1

某大學的學生社會服務隊,擺出這個告示:

「聚首一唐——唐氏綜合症服務計劃

聾的傳人——聾人子女服務計劃

閉目咖啡室——自閉兒童服務計劃……」

同輩同學嘩然,「還說什麼服務社群?根本沒有同理心,為做而做罷了!」

有辯說:「聾人也會自稱是聾人,有書名《我係聾人,我有話講2》,也提到不少聾人都希望人家尊重他們是聾人。有聾人開fb叫『聾的傳人』。其實,即使你本意係好,但強加於人,搶佔道德高地亂槍掃射,只會好心做壞事,令聾人得不到真正的關注。」

復康服務,挑戰大眾的關愛,同理心。社會文明進步,先要謝絕「嗟來之食」。不只是施捨,不能麻木!

「聾的傳人——口語新視界」是台灣fb。「聾的傳人」YouTube,則是二○一四年,樹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同學製作,宣傳CODA(Children of Deaf Adult)的紀錄片,讓父母與子女彼此了解,建立親子關係。

早在八十年代,對文字高度敏感的美國已主張用hearing-impaired、audibly challenged等字來代替硬繃繃的「聾」。失聰,也有不同程度。聾人容易被忽略,因為大眾不易察覺他們有聽覺困難,但這不等於他們乞求憐憫。聾人的親人,在家中的確有特殊的學習需要,但大家幫忙時更要小心。「聾的傳人」,雖然可以跟流行曲《龍的傳人》玩諧音,但難免令聽障人士或他們的親人覺得刺眼。聾,隨意被變成標籤,就是冇heart。

唐氏孩子希望共融,不是聚首一「唐」。聾人子女希望共融,不是被分類為某種缺陷的傳人。(之一)

2019年1月1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