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生流.清涼山。徐詠璇,信報

20190109_meitu_1

台上的寶生和英,寶生流能樂世家第二十代傳人,英姿勃發,才三十三歲,是負責人也是演員,明天是他的生日。

在香港大學月明劇院,為學生、朋友們演出了狂言《墨塗》、能劇《土蜘蛛》,能劇京劇Crossover的《清涼山》。以簡潔但親近的方式,展現了無窮魅力。

能,源於宗教祭祀,是世上最古老的表演藝術之一。這晚,沒有精緻講究、召喚鬼神、特別搭建的能劇舞台,少了那蟬鳴寧謐天人合一的懾人氛圍,但卻有濃郁的文化激盪。「囃子方」,舞台上演奏的笛、小鼓、太鼓和合唱的能樂師,都扣住了觀眾。

寶生流成立於距今六百五十年的室町時代,為飾演仕手(主角)的五十流派之一,歷代受將軍世家支持,江戶時代更深受德川幕府賞識。寶生流藉着精煉的唱腔,贏得「謠寶生」(寶生謠曲)美名,不單受日本大眾支持,亦備受國外觀眾愛戴,這次演出是精華版。狂言,源於十五世紀,喜劇幽默,與悲劇成分的「能」成對比。狂,狂亂、為之瘋狂,言是言詞,席話。對話加插歌曲舞蹈。

日本傳統,從廚藝茶藝工藝到演藝,全都以世代傳承為傲。能劇、歌舞伎等,都被尊崇為國寶,這點內地和香港都望塵莫及。年輕的寶生和英先生,演出蜘蛛精,氣派身段非凡,撒出雪白蜘蛛絲的那一剎,威猛也神奇,令人嘆為觀止。

《清涼山》有悟空,演員以京劇鑼鼓、京腔念唱出場,大家本應不斷鼓掌叫好,但因為是能劇舞台,也就猶豫了。寶生先生再以獅子精亮相。俏皮與威嚴兩種角色兩國文化不斷較量,煞是好看!

2019年1月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