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而富」32公頃的革命。徐詠璇,信報

20190107_meitu_1

今時今日,做公眾人物,最好有耕過田。加十分。

高爾夫?「阿叻我至叻」的嘻皮笑臉玩樂式,今天徒招反感。大眾心目中,Golf的形象只是權貴政要勢力人士巴結勾結──歐美日韓港產片例子無數,深入民心。

所以當高爾夫聯盟召集人說,不少商人都喜歡打高爾夫球談生意,並借球場與員工面試時,這是繼阿叻之後致命傷,第二口釘擊正心臟──三十二公頃一命嗚呼。

香港哥爾夫球會在報章刊登的半版聲明附諸東流──要求保留整個球場,重申香港唯有粉嶺球場可舉行世界級賽事,內裏有古墳、古樹及具生態價值,發展將造成粉錦公路交通擠塞,批評方案限制港人參與高球運動的機會,不利體育持續發展……

利申:我曾胡亂跟人打過高球,但不懂,亦已沒打多年。我甚至不懂運動,但尊重運動。

雖然Golf被揶揄為「高而富」,在香港和內地都被認為非常階級,但在美加澳紐,這是非常平民的社區設施,十塊錢便可以打一場。我看着香港的高球教練和運動員,力竭聲嘶為自己鍾愛的運動申辯,我也不忍。

他們都是單純的運動員,一臉茫然不明白為什麼忽然被捲進「爭地.公義.特權」的漩渦?為什麼香港哥爾夫球會全世界排名六十七(亞洲第六),港人卻不感到自豪?為什麼斥資興建啟德體育園之餘,卻對高球毫不珍惜?過去高球發展不夠開放普及,這肯定要大革命!

但民主,就只是少數服從多數?球場建屋,犧牲三十二公頃,夠不夠平息劏房民憤?一千七百公頃填海造島這更大的炸彈呢?(上)

2019年1月7日

圖片來源:香港01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