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dale vs 深宵食堂。徐詠璇,信報

2018121701_meitu_1

眼做了手術,只能低頭,真沮喪。幸好女兒為我準備iPad看Netflix,於是沒志氣地就這樣過一個聖誕。

先看Riverdale。小城裏有風頭少年被殺,有少女未婚生子,有爭風喝醋,有霸凌,有少年徬徨不知怎樣選擇前途,有「怎樣才算被收買?他們不是讚賞我才華橫溢才舉薦我嗎?」幼稚得來,倒是我們已忘懷的少年煩惱。世途險惡,父母都是怪人,大人都是壞人。

跟着看《深宵食堂》,啊呀,久仰大名!果然醇醪!有點後現代《詩經》韻味,含蓄、溫柔敦厚、悲天憫人的小樂章。當中的音符,或是鋼琴、或是結他、或是沉鬱或是輕唱,也是體貼。撫慰大都會裏無數午夜浮游小幽靈,而結尾一定是upbeat,不讓黑夜吞噬。

深宵食堂,新宿小巷一爿尋常小店,吃的是尋常拉麵熱湯凍啤。午夜十二時開始營業,通宵召喚寂寞心。

《湯麵》——特別的是,要湯麵不要麵,免得肥。卻由電台男DJ勾起,原來舊日紅透的忍者電視劇女演員紅楓,現在寧可平平淡淡地午夜開電召的士。再帶出昔日男主角,原來喜歡易服扮女人。沒對沒錯、沒審判沒憐惜,只是無傷大雅的好奇,共生共存。這是午夜浪漫。

《美式熱狗》,一個阿伯明明叫了煎餅,卻又搶吃徒弟的熱狗腸。原來世良夫師父是淺草最後一位喜劇大師,不過,歲月催人,他老了,他的笑話也老了,總不過是男性生殖器大小,女性胸脯和叫床——搞不好今天算是性騷擾品味惡劣。當日的徒弟阿始今天卻當上紅星,老師父愈覺難堪。怎樣可以豪氣退場也真是難題……

但,像聖誕,深宵食堂總叫人溫暖,像聖誕,總給你希望……

2018年12月2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