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演——It Sucks。徐詠璇,信報

20181212_meitu_2

在大學講課──絕對是表演,所以又叫「講演」。

無論是三十人、三百人以至三千人,都是一台演出。在內地,十分誇張,歲末元旦的「大趨勢」,大型公開演講,等閒是二三千觀眾,隨時門票炒賣至三四千元也面不改容。

除了教授要「有料」,更講究Showmanship──基本的教師秘笈「引起動機……」,在大學卻要有極深厚的學問與技巧,不容小覷。

(不少諾貝爾獎的大師,只能與近乎大師的同行交流。演講或悶,或深奧,一般凡夫俗子只合遙遙仰望。)

最近史丹福的Matt Abrahams,由李嘉誠基金介紹港大、科大、中大,以Making your Case為題。在港大,竟然在這段最忙碌的考試假期時段,也坐滿二百行政人員和教授。一小時竟飛快過去,果然是難得的「愉快學習」。

Matt全程沒一個um、ur、ok,每個細節都拿捏準確,游刃有餘。幾時笑位幾時感嘆位,像劇本般流暢又準確。他的比喻是What? So What? Now What?見着他的舉例,你自可再吸納為你自己的節奏。

Less is more. Image over Verbiage。填滿字的幻燈片最要命。(偏偏有些教授慣連續三句鐘把整篇論文投射熒幕)。他以賣吸塵機的廣告為例──Nothing Sucks like an Electrolux。大家笑破肚皮。Don’t mess with Texas,針對的是當地男人亂丟垃圾的壞習慣。要留意誰是對象啊!

的確,Communications是專業──在文學,我們問:是「不願」溝通?「不肯」溝通還是「不能」溝通?對着學生、女友、丈夫、兒子,你又肯花多少心思去準備,以求準確、全情的傳遞你要說的話?

2018年12月1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