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狂是神是魔?徐詠璇,信報

20181204_meitu_1

當賀建奎在台上說「我自己覺得非常驕傲」,為孖女父母帶來希望——這是一個狂人的自大自私自以為是為功利、卻美其名為人類的殘暴實驗。還是雖千萬人吾往矣不怕千夫所指,「歷史會證明我是對的」?

香港的學術論壇從來無人問津,這次卻捲起傳媒旋風。這個被批評為希特拉、被斥恍似日軍以活人做實驗的「七三一部隊」、禍害甚於原子彈的實驗,一下子驚醒大眾,急急補了重重一課胚胎基因編輯倫理。

「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編輯峰會」,在香港大學舉行。實事求是,峰會讓賀建奎親身解釋及回應,然後峰會籌委會才發表聲明,指其「基因編輯實驗未達到保護研究對象的倫理標準,現階段是不負責任」。

賀建奎聲稱一切循正規範,曾知會徵詢哈佛史丹佛,自己光明正大,甚至絕不涉及金錢。但全球科學家齊譴責——內地百多位科學家聯署,三大部委和科研學會指性質極惡劣,「公然挑戰科研倫理底線,褻瀆科學精神,表示憤慨和強烈譴責。」黃潔夫呼籲,亟須設立國家層面的生命科學倫理委員會以統一監管,「否則中國科技界將在世界舞台聲譽掃地。」

改寫人類基因,恐怖是變種人不知會進化成什麼,偏偏技術又不難,只是人們都一直克制。這個潘朵拉盒子打開了,令一向紙醉金迷的淺薄香港如醍醐灌頂。

當然,也有哈佛教授丘奇指大家的反應過了頭,有恐嚇威逼意味,「我認為只要這些被基因編輯的小孩是健康正常的,那對基因編輯領域以及對小孩的家庭可能不是壞事。」伽利略說地球是圓的,當時不也是被教廷認定是犯了天條嗎?

往後,賀建奎可以去哪兒呢?

2018年12月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