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綿綿的話別。徐詠璇,信報

20181107_meitu_1

周梁淑怡的「周」,是周明權工程師,有人笑說,周梁加周明權,全香港沒人不識。

「Joe is the love of my life. He gave me everything I ever wanted and needed. I will always miss him until we meet again. Selina」

紀念刊全是大學、舞會、結婚(當時的新娘眉眼化妝有時代氣息)、結伴旅遊、生日扮鬼臉、一家樂也融融,都是令人艷羨的照片。

幾乎忘了,周梁淑怡由天氣女郎躍升為香港第一代女強人、響遍傳媒界,然後踏上政途。最難想像,他們兩口子竟可以恩愛五十多載仍甜蜜蜜。

或者是周明權太幽默、樂觀,總是將快樂帶給旁邊的人。八月尾,他向朋友這樣報告:「看了腫瘤科主任,結果如下:從舊年十月到一月,我一比零領前,二月到三月中場休息後對方出正選,四月到七月輸了一球,一比一打和,加時不分勝負,但對方打得較好。現在決定重賽,我的教練會用最新的戰略,Chemo + Immuno,每星期要做一次,重賽期間,要避免多去街。有新進展再通知。」我和Joe再聯繫,是他的三百康寧堂兄弟,齊集陸佑堂搞六十五周年,他養病在家,於是大家為他送上現場直播。

幀幀舊照,配樂是Over the Rainbow、What a Wonderful World、 You’ll Never Walk Alone。孫兒忽然醒覺要真正別離,放聲大哭,聽者心酸。風笛手奏Amazing Grace。喪禮後,Selina說,家人總結,Joe應該會滿意的。「不過他自己辦,會每分每秒都掌握得更準確,行軍一樣!」大家笑了。

2018年11月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