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政治謀殺學院。徐詠璇,信報

20181105_meitu_3

名字夠殺氣騰騰的反叛——國際政治謀殺學院。

觀眾全是一代文青——女的極長裙或極短裙,男女都有戴帽子,圈圍巾、清秀、格子,朝氣。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Political Murder,幸好IIPM只是劇團,由瑞士劇場與電影導演Milo Rau十一年前創辦,以獨特的紀錄文獻形式,配合多媒體手法,創作政治劇場,呈現歷史與社會衝突。

這次來港參加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雖然不是獨裁者壽西斯古的審訊,也不是RTLM在盧旺達種族滅絕期間的角色,也不是剛果大屠殺大逼遷……只是《五段小品》(Five Easy Pieces),不過卻絕不easy。七位十三歲以下的兒童,重構比利時九十年代連環殺童案。蕭邦的Prelude好沉鬱。

戲很歐洲。殺人犯Dutroux是比利時的集體傳奇——「比利時是一個文化分裂的國家,是為了成為法國與德國兩地的緩衝而於十九世紀立國,國家的分歧一直沒有修補過來,一九九六年的『白色遊行』,是比利時人針對Dutroux事件集體反對政府、上街示威。」Dutroux在前比利時殖民地剛果長大,犯案地點是荒廢的採礦區,他的審訊引起比利時崩裂,民眾群起反對腐敗的精英。每一個比利時人都對他有看法……

這些現實象徵符號,當然失落於香港的壽臣劇院。我們看到的是,青澀的少年,在努力演戲,唱Imagine, 唱Rihanna的Stay,清純美麗。男孩示範芭蕾也見儍勁與vulnerability,所以當成人男導演指示他們演戲——鏡頭對準女主角叫她跟着殺人犯的命令脫衣服,然後敍述被性侵禁錮,真實得就像是當眾強姦虐待她。權力總是殘酷也可怕。

2018年11月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