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ie & Antony & 考試。徐詠璇,信報

 

20181024_meitu_1

「不以考試成績決定收生,是很理想化的,但對基層學生便恐怕不公道。他們連書桌也沒有,你要他們有一個『學習經驗portfolio』?」Carrie有些激動,她也開自己一個玩笑:「像我這些只擅長考試的,恐怕就考不進香港當年的最高學府了!」林鄭一向勤力,每個場合致詞都認真準備,當場也很留心——隨時有火花有彩蛋!

教育改革,Antony梁錦松當年做教統會主席時提出,轉眼二十年!最成功的,要算「終身學習」,這概念已植根民間,能做到,自會天天上進,日日謙卑。

要引領和栽培新一代的數碼原住民,只怕也是要終身學習的。你我有這個耐性和愛心,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生兒女看待嗎?

仍在爭論的是,反對應試教育之後,大學以龍頭位置,收生可不可以在成績之外衡量其他學習經驗呢?

大家都同意要全人教育,要有靈性修養,有正確的價值觀,要有誠信和承擔,要正向正能量……唔,怎樣才算「正」?太conformist會不會欠創意?有時還會因循或唯唯諾諾?反斗反叛青春活潑,也可以是改革更新的澎湃推動力?Disruptive innovation嘛!

其實,要「選擇」,總是困難的,「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當然開心,但「有教無類」,也是另一種高尚哲學。有學生現在未算最標青但有潛力,另外一個學生portfolio亮麗,社會服務早已遠及非洲柬浦寨,你怎揀?抑或是更好好提升每一環節的教育機構,使無論是學術的職業專業訓練的,總之都是更豐碩的機會?而任何形式的考試揀選也只是幫助了解自己適合哪一種發展,而不是分高級低級?

2018年10月2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