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虎居.程介南。徐詠璇,信報

WhatsApp Image 2018-10-09 at 7.47.47 AM

遇好餐館,不想寫,寫了,太多人去便俗了。程介南的家不是餐館,更不是私房菜,只是一段緣分。所以這文章不是炫耀,只是一章人海奇情。

不算深交,但大家在香港經歷了「最澎湃最奔放最燦爛」的幾十年(曾智華語),居然我鹵莽說聲「我想來」,他便認真安排。怎不窩心?

「斬竹灣」,不可居無竹,哪來斬?不易找。「馬虎居」,不是謙遜,只是一個屬馬一個屬虎。繞着西貢海灣,錯過了日落,卻恍似入了世外桃源,一幢三層小村屋,桌桌椅椅櫃櫃門門大小擺設都是阿程揹着背包和June去大陸親自搜購的,拼起來似歐美的鄉間小屋,每個角落都是溫馨暖意,厚實而有洞蛀的木餐桌面,枱板也是船木,落地窗外的花園是夾板和小青草地。大量空酒瓶,懶洋洋的沙發,牆上掛兩隻西班牙漆花瓶。外面有野生桑樹。

「阿程」,曾鈺成這樣叫程介南,大阿哥的微笑。

我呱呱叫,呷了一口紅酒,未吃先飽醉滿足了。

這晚的菜單有野蘑菇濃湯、法蘭克福腸薯仔沙律,大盤有檸檬牛油銀鱈魚,香煎肉眼扒配日本九條葱醋汁及家製黃皮醬,還有海派葡國雞配意粉。阿程不停問,味道怎樣?哈哈哈,我連牛肉豬肉都分不清,你問我?

吃不完的,帶不走那麼多,只把剩下的青豆泥配煙肉揣在背包裏,想不到回來塗麵包便吃了兩個早上。美國保羅紐曼有賣Newman’s Own醬料,阿程可以考慮。

上世紀的政壇劉德華,栽幾個觔斗下半生成了廚房暖男,譜成《熱廚房》一書。天涯網據說點擊已過百萬,這裏,他倆找到了好歸宿,嗨,聽說摘了樹上青檸,還製了Mojito呢!

2018年10月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