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Sandel──我想教書!徐詠璇,信報

rsz_1whatsapp_image_2018-09-26_at_120824_pm

Michael Sandel,哈佛教授,已不是第一次來港,連我也是第二次聽他的。每次他都以一個短視頻鋪排出場:The Rockstar Professor,旁白如斯說。他很有政治敏感度,畫面是韓國的戶外體育館,萬多觀眾。

馬會的慈善論壇在會展舉行。我跟朋友打賭他會不會走下台階去做他的觀眾互動。我輸了,他一直在台上(想是方便拍攝與燈光關係),不過仍能緊緊帶動氣氛。

題材是他一貫的「正義」──這次偏重辨析市場主導下的社會、價值。買與賣──套在慈與善,怎計?

如果你要在老友婚宴上致詞,而你在網上找個寫手代筆,最後講詞果然非常動人,但這友情會不會欠真?

如果有社會企業獲捐贈,為減罪惡率,提出以一千美元付給罪犯,好讓他打消本來的殺人念頭,你贊成不贊成?成效可會好?

如果以幾千元勸人減肥,達標便可獲獎金,好不好?算不算道德上磨損?但可以減低公共衞生開支嘛?鼓勵小孩閱讀又如何?美國得州便曾實行讀書獎錢計劃……

大家熱烈討論。這趟,他沒有以賣肝、賣器官為題。

但比上次,他更從容,更悠閑但有力。今天我特意觀察他怎樣引導,鼓勵台下發言──他牢牢記着每一個發言者的名字,當其他人心下琢磨發言的好壞,嫌他們自我宣傳時──他只是聚焦內裏的理據,賢或愚都不重要,反正都是增潤觀點。

金錢會不會蠶食社會價值?捐贈會不會也扭曲人性?善心是不是Scarce Commodity,用多了會乾涸?

Sandel六十五歲。

呀,我也想這樣講書……是時候整理一下思路,再寫一章香港實驗!

2018年9月2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