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的尤伯連納。徐詠璇,信報

20180919_meitu_3

《延禧攻略》不單是戲劇,還是公共行政、社會心理學、歷史與人類學,是爭辯核心價值是非情義的好範本。

「這偌大的紫禁城,朕卻找不到一個,可以聽朕講話的人」,「朕想做一個明君,可這個帝國就好像一艘巨艦,朕想好好掌舵,卻屢屢受挫,偏離航向。」先不說親情與管治的衝突,「皇上要做個完人,這世上哪有完人?殺貪官,貪官會恨你;殺庸臣,庸臣會怨你。要怨就怨,要恨就恨,落子無悔,永不回頭。」Leadership!

傅恆可以不懂演戲,愛新覺羅弘曆卻不行——可幸聶遠是一個好演員,眼神、青筋、帝王氣派雙肩扛着江山,後宮可以寵愛不可真情偏偏他也有真心。夙夜匪懈讀奏摺治水防寇減糧餉,「皇上所做一切,百姓都看在心裏。」今天,官也是改名「公僕」而已。

聶遠,風采尤勝《國王與我》的尤伯連納。「因為我是帝王,把江山放在第一位,不懂得什麼是愛。」跟吳瑾言的瓔珞「較勁」,時而幽默,時而迴腸百結。

一般宮廷劇只講陰損計謀,這裏卻把人性挖得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你說他她「瘋」了,可這瘋,有的為權為利,為自保為嫉妒為顏面,為爭奪為貪嗔癡,甚至至死不渝。心病精神病只差一線,瘋什麼?

Iago手帕嫁禍,這裏也有,且是「扁豆蜻蜓圖」。乾隆和瓔珞閒來鑑畫,分辨真假《富春山居圖》。有典故。

袁春望這太監惡毒,有挑撥離間煽風點火的本事。明玉和海蘭察的純潔小意願,以至皇后對着鏡子天天數着白頭髮憂心眼尾的摺子……

再多一個角度,看香港的佘詩曼怎個當起主角的皇后那拉氏,以廣東話配音帶領好幾十集。氣場不簡單!(之三.完)

2018年9月1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