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勝莎劇。徐詠璇,信報

20180917_meitu_1

不要笑我師奶煲劇,更多年輕人也在追。《延禧攻略》勝過莎劇Macbeth、Othello,甚至King Lear,愛恨折騰直逼《紅樓夢》與《源氏物語》。

道貌岸然其實陰險奸詐,Men are not what they seem。雖說紫禁城坑殺人,但也見忠義是非的對決。愛情錯摸,鴛鴦錯配,令莎劇反而看來像粵語殘片了。

皇后為什麼那麼偏袒瓔珞?除了愛才,「瓔珞是我的希望!」皇后容音是一國之母,不能半步踏錯,要寬容、端莊、賢淑、恪守規矩,她都做到了,但卻「做不了自己」。「瓔珞卻是鮮活的、任性的、她在極力抗爭,不像其他人甘願做任人擺布的木偶。」皇后說得好——「要保護瓔珞,像保護從前的我。」這是現代心理學。皇帝、傅恆,所有人愛瓔珞,除了因為她聰明美麗活潑精靈之外,還因為看到了自己渴望的、沒有的。

暫時我只追至第五十集,但有這麼長篇,看着每個角色的成長、轉變,因苦難變得成熟廣闊或是扭曲惡毒,角色絕不扁平。因此像推理小說的引人入勝。

「哪怕她的心是一塊冰,我也會用真心去暖。」嘩,傅恆的這句話可以殺盡天下,當然這終究不能結合的情緣更令人牽腸掛肚。

有赫然令香港人動容的,皇后對仍不知做好人還是做壞人的瓔珞說:「如果在前行的道路上,你遇到強大的阻礙,讓你無法再繼續前行,不要一心只想着目標,試着讓自己冷靜下來,集中精神把事情做好,也許,會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刻。」

從前日劇阿信的那種只顧低頭吃苦,過時了。新世代的靈活堅貞,在紫禁城裏審視今日世間失落了的仁義禮智信。(之一)

2018年9月1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