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天.大學。徐詠璇,信報

20180912_meitu_2

咖啡閣叫「歸天」,一行人呵呵大笑,問誰敢去!

我愛韓、日,每看到漢字都異常親切,熱血沸騰。更新奇的是當中的意涵轉折,往往出人意表。

韓劇《陽光先生》陽剛十足,加上逆權三部曲正氣凜然,軟實力非同凡響,超越一般韓星韓流的脂粉氣。韓語,我雖然一點也不明白,但聽着就是親近好感,原來大腦聯想跟聽音樂一樣,喚起的是感覺與記憶。

韓語說道謝,雖是簡單,但我總記不來,腦閉塞。直至韓國朋友寫下中文字,解釋說源自「感謝」,這Kam sa ham ni da,一串咒語終於就記下了。

忽然在浦項。釜山下了機還要開車兩個多鐘才抵達的小鎮。南韓浦項製鐵成立於一九六八年,是全球最大鋼鐵製造商之一,打造了一所私立大學專攻科研,也打造了一個大學小城。寧靜的長灘,簡樸,只有幾爿小餐館,每十來步便放一個藝術雕塑,可以隨便放煙花。對岸的鋼廠勾勒出閃亮的藍燈天際線,標誌着最前端的創新。

然後有韓國科技學院,校園又大又美,撒手鐧是——念博士做研究的一律可以免兵役!這還不是對科研的最大致敬,破釜沉舟(歷史研究可沒有這個優待)!

在首爾,在延世在韓國國立,在那雄偉的校園分享人家的夢與壯志。窗外是陽光、藍天、蟬鳴和學生的談笑喧嘩。

詩人千祥炳原來經歷政治獄酷刑。他的《歸天》是這樣的——我將回到天上,手牽着朝露,晨曦輕撫下消失/我將回到天上,在日落時,我倆在灘畔玩耍,晚霞呼召/我將回到天上,在這美麗的一天我的旅程結束/我將離去……這仍是美麗的一天……

2018年9月1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