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occino, Bookovino。徐詠璇,信報

20180905_meitu_1

日間,是Bookoccino,書味咖啡館。

夜間,是Bookovino,書味酒吧,或居酒屋。

來到亞洲,還可以有書味茶寮。

FT,《金融時報》,才俊品味。朋友分享名記者Raymond Bonner的隨筆——Don’t retire, buy a bookstore,優雅悠閒,不是一針見血也一矢中的。

別退休,買爿書店。

作者說,避提R字,永不言退,「Never Retire」。半世紀跑遍全世界追尋政變奪權、恐怖分子、洗黑錢、種族清洗、獵殺大象、海嘯天災之後,難道只呆坐沙灘上?

「買爿書店吧,在悉尼的北邊海灘,於是跟建築師看設計圖、查看法例……因為要申請酒牌。朋友說,你瘋了?Amazon當道,你卻經營書店?」

在香港,這更糟糕,書等於輸,書店,樓上也蝕。誠品在香港也造不成潮流,要朝聖仍是台北東京。香港不易有那種深度與氛圍,在繁忙吵鬧瘋狂的大都會節奏中很快被淹滿,不易受尊重。經營書店,不得好死。

不過由Bonner說起來,別有說服力——四十歲時,我放棄了高薪厚職的法律工作(史丹福教授、海軍、跟過Ralph Nader等),去了波利維亞做傳媒,夠創新吧!二○○二年為New York Times在印尼工作,偷偷把範圍擴至澳洲,看着總理一個一個上上落落。

不過原來Bookoccino一九九二年,以火車卡般大小的書店形式開張。店主希望瞄準愛買書的人——Those who like to touch, feel and smell books。住在附近的一個作家便留言:「Unlikely it seems, may you make a bloody fortune, selling us your dreams.」

2018年9月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