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的家庭慘劇。徐詠璇,信報

20180903_meitu_1

每當有慘劇,總考驗一個城市群體。

大學年度開學禮前十五小時,爆出有同事涉嫌謀殺。大家特別震驚,因為這位同事一向十分活躍。

如果當事人你不認識,這新聞只會是一樁在這個七百萬人都市不會陌生的家庭倫常慘劇,在高等學府校園發生更是juicy。臉書上立即有不少忙着抽水,帖文帖圖,有些風涼話。

聽說,有悲劇突變時,人們有時會以denial應對,或者轉以笑話驅走恐懼,或者以八卦閒聊與別人連繫上,七嘴八舌正好熱鬧,不愁寂寞,可慰藉。

但如果當事人是你的朋友,或一起共事的人,感受便不一樣。如果當事人、死者,以至子女都是大家認識的,怎能想像鄰舍一家子裏會潛藏這麼大一個炸彈。如果說這個城市許多人都有抑鬱,那麼這家人過去可承受着多大苦痛才會今天崩潰?

一切仍在警方調查中。聽說疑犯有自殺傾向。不難想像,這破碎亂局,怎面對?怎收拾?

開學禮一向隆重,學生男的結上領帶女的穿裙子,教授們在百年歷史的校歌中魚貫登上舞台,校長致詞時主動提及慘劇,震驚哀傷。跟着回到主題,勉勵同學不要只顧職途,要放膽去闖去追求理想,關心世界的貧窮問題、能源短缺,公共衞生等。自己幼時跟父親一起躲避狂風暴雨,父親說:「如果未來有人可以收集閃電能量,便可以造福社會!」時至今天他仍在探索。學生會會長說,同學們不要因循,要有叛逆的勇氣創造未來。

禮,原來可以提醒我們人生的秩序規律。家,小的,大的,都應該是心靈歸宿。

2018年9月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