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大國才有大學?徐詠璇,信報

20180815_meitu_1

謙謙學者,很難有soundbite。讀王賡武的訪問,你會如沐春風,感受到學問的闊度,格物的情趣。但要抓住一句兩句?很難,因為道理不淺。要吸睛?更難。

學術,不是權術。

記者問:你覺得香港大學能夠維持一直不衰的地位,有些時候還做得比其他地方的大學好,優勢在哪裏?

「因為香港大學基本上還是一個國際大學,主要是對外的,當然也要考慮到中國的需要。

「中國並不靠香港,有自己的一套,國內有許多好的大學都可以發揮。港大可以在兩岸自由發展,在國際平台上跟其他國家大學比較,還是不錯的。當然跟世界最精英的大學比較,香港大學還是差了一截。

「她們都有大的國家、大的資源背景,不論是美國、英國、法國,她們是大國,香港到底是一個小地方,這種情況之下,能夠維持也是真不容易。」

「中國在高教方面,新的經費多到不得了,全世界可能沒有一個地方比中國的高教經費多,這些經費都用在國內的大學。

「新加坡也是個國家,為了國家把全部精力放在教育,以新加坡國立大學、南洋大學為主。政府對這兩間大學特別重視,所以經費很集中,香港則沒有這方面的支持。香港的社會科學學者要到中國做研究的話,條件是不及他們的。他們有許多本地知識,認識都比香港人強。你到底都是外來人。科技就不同,科技是國際性,對就是對,不對就不對,你能夠發明或有新的發現,大家公認,也沒有偏見。」

有頂尖大學,國家便更強大,這也是個循環。(下)

2018年8月1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