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賡武校長。徐詠璇,信報

20180814_meitu_1

港大前校長王賡武教授,香港好幾代人都深深敬重。他一九九五年離港,當時的香港因為面對九七政權移交,天天火爆摩擦。王教授二十多年來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工作,但一直關心香港,一貫溫柔敦厚。這位歷史學家目光銳利,看穿眼前紛亂。

「灼見名家」整理了訪問,內裏有撥開雲霧的見解:如果說香港大學近十多年「地位下降」,如果說港大排名不如新加坡大學,他會告訴你這裏有地緣政治因由:

「二十多年前,亞洲好的大學只有幾間。現在不同了,不僅是日本、韓國,還有中國大陸,她們的競爭相當厲害,在東南亞和印度都很注重大學的發展。各國對高教的經費亦增加了不少,最明顯的是中國。港大在這種情況下,能夠維持這個地位實在不容易。我在新加坡二十多年,新加坡政府非常重視對高教的投資。香港就有些地方不如新加坡,但很難比較。」

新加坡的大學,是國家大學。

「經費方面的發展十分穩定,也不停地改進,投資的方法不同。畢竟新加坡是獨立的國家,人才的需求與香港的情況不同,大學所要培訓出來的人才會用在新加坡這個地方。所以新加坡的注視力是相當強,她們在研究方面的發展,着重於適合新加坡的發展。這一點與香港不同,香港比較國際化。新加坡政府的支持是很特殊的,所以新加坡的高教發展得那麼快。香港與那麼多的國家不停地競爭,在亞洲崛起的情況下,能夠維持現在這個地位實在不容易。」

大學教育不是為錢,但現代大學不比書塾,有資源才有實力,才有精采的教授團隊——這正是卓越與自由的關鍵。(上)

2018年8月14日

圖片來源:灼見名家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