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必答題。徐詠璇,信報

201808zhuang

DSE是科舉,每年數狀元,今年還有「終極狀元」。不過這個遊戲愈來愈難玩,狀元選醫選法律已不是新聞。十三歲入大學也不是新聞——日前墨西哥國立大學才收了一個十二歲神童。讀biomedical physics。

放榜當日記者一定問時事、政見,狀元通常小心翼翼——畢竟才十七八歲!考試啫,過五關斬六將,現在還要考「傳媒面試」這關。深奧的題目,包括「你怎樣看港獨?你怎樣看『一地兩檢』?」念法律的會問你怎樣看戴耀廷?通常狀元會一呆,然後選擇不回應。

獲取錄後,讀醫的,會被問為什麼揀醫。

讀法律的,會被問你做乜揀法律。

讀醫的會說,想做仁醫,好醫生。

讀法律的會說,想正義。

唔,也難為了同學。念教育的,難道不想做好教師,念工程的要做好工程師,做好建築師,做好藥劑師……

也有人曾大言不慚,要掏腰包獎勵狀元不揀醫和法律。不過此人未夠班,純抽水與博出名,沒人當真。

其實,是狀元悶蛋?還是大家只是把狀元當作stereotype?沒有深入訪問,是因為狀元自己不想曝光太多,怕無意中被記者塑造成這樣那樣的英雄?

事實上,狀元入了學,光環便應快快消失,不要變成包袱、負累。明年,或者不必問狀元怎讀書(因為一定很有紀律)。可否輕佻一些,請他/她數三部最喜歡的電影/電視劇,三首歌或樂曲,三位明星,三本書或電玩?

不過記者又怕不合大眾口味……

就像小一放榜,一定是報道哪家父母為子女買樓、搬家、一定有母親淚流滿面、旁邊的孩子一臉茫然……是為記者必交功課!

2018年8月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