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13人與公關。徐詠璇,信報

20180809_meitu_1

「公關」,公關騷、關公災難、擺布造作與粉飾?其實公共關係只是一個訊息。從海嘯式關注,整理出脈絡,最基本是不致沒頂,不能妨礙進程,最高境界是排除負能量,而將各界心力集中,加持。

「野豬」足球隊全體十三人(十二少年和教練)被困清萊超過兩星期,成功獲救後便一直留院觀察,傳媒及公眾亦無法與他們接觸。泰國政府希望一次過滿足外界的好奇心之後,傳媒不會再打擾男孩們。

全隊穿着野豬圖案衫,向已逝潛水員致敬:「對不起。謝謝您。」出家十一天,感念逝世的英雄。「將來要做好人,做好公民。」「要加入海豹突擊隊。」他們說。

孩子們大難不死,重生,剃度後再重生。

期間Elon Musk要借出載人小型潛艇,被斥為公關騷。但最重要的是,泰國當局婉拒,省卻了無謂糾纏。

你有沒有留意,當野豬隊被發現仍生還,當第一個泰國海豹隊員犧牲後,局方發放訊息更審慎,非常冷靜地向公眾解構困難。救出四個孩子,不動聲色地再救四個,然後當大家期望很低、只能禱告時,全數人獲救——但立即送往醫院隔離,也觀察他們的創傷後遺症。訊息清簡,省卻無謂的情緒。

洞穴潛水救援行動是前所未有,九死一生。九號室氧氣愈來愈少,暴雨的威脅愈來愈大,洞內能見度零,用機械抽出積水是與大自然抗衡,用全罩式氧氣罩將十三個人拖出來,面罩一碰到岩石便會移位,必死無疑。英國專家原本估計至少有三四個會死,「預期要收屍」。救援隊不鬆懈,不掉以輕心。孩子的母親說:「看見孩子生還我沒有大聲叫,我將感覺藏在心中。」

泰國人信佛,這兒是無比堅強。而整個過程中,有一把手清晰地引領着,不抓狂不濫情,專注澄明。

2018年8月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