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周亦卿。徐詠璇,信報

1532930296_9bff
(圖片來源: 蘋果日報)

路,前人踏過。周亦卿先生離世,提醒我們又一個獅子山下的創業傳奇。一磚一石,建造了我們的家。

聽着讚詞,我着迷了——一九九七年,他在台上獲頒名譽博士,風度翩翩。武士,在現代還有嗎?

「A philanthropic knight in shining armour, a cavalier at the controls of a Baron 58 plane winging its way to the major cities of the world; a staunch advocate of the Confucian values of loyalty, filial piety and integrity in the cut-throat world of international big business; a firm believer in formal education who freely acknowledges his own schooling has been largely gained from the school of life…」

他十七歲孤身由上海來港的故事,以至七十年代,他因為代理東芝升降機和扶手電梯而當上「升降機大王」,我們都只是遙遠聽聞,畢竟吾生也晚。他對大學很支持,對知識很尊重,常常和家人一起參加港大的講座,還有學生宿舍的高桌晚宴、日本研究活動等。他很喜歡說笑,跟我們暢論時事,遇到激心處也不掩飾。

他曾是空軍飛機師。但我們跟他熟稔,可以嚷着要他開飛機載我們漫遊時,他已經不揸飛機了。也見過他開哈里電單車的雄姿,他曾答應載我們走一圈,不過好像是他七十歲那年吧,傍晚騎單車時出了意外翻了車,他呵呵大笑:「老婆提早取消我的牌照,不准我再胡鬧了!」

他常常問我們有沒有新的餐館,他想試新的事物。他挺國際的,日文頂呱呱,國語沒得說,英文動聽,法文好像也會吧?

一天,他悄悄給我們捎來一瓶金門高粱,限量版。他為香港貢獻很多,但原來,我們對這位老朋友,了解還真太少了。

2018年8月1日

1532943532_7ff3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