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街十八年的舞台啟示。徐詠璇,信報

旺角行人專區「殺街」(最後周六)。 蘇正謙攝(Pix By : So So) 2018/07/28 港聞

(圖片來源: 星島)

西洋菜南街,連雨傘佔中時,也歌照唱。

Busking,好事,年輕、朝氣、活潑。

大媽唱,吵鬧,噪音;大叔舞、低俗、中港矛盾、勢力與惡勢力滋生……

十八年了!旺角行人專用區,近年比女人街、廟街更響亮,但今日大家都同意劣幣驅逐良幣,是時候畫上句號,「取消專用」,回復馬路。平日政府「殺校」,被輿論群起攻擊,這次「殺街」卻是順應民意。

傳媒預早兩星期鋪天蓋地報道這「平民舞台」大笪地,找來大媽少女歌手上電台示範唱功,熱辣辣話題外,也還有一大串啟示「未解決」——

C AllStar於二○一○年也是這樣起家,但有了內地購物團,甚至已異化出鳩嗚團,世界已變。

香港,多元。遙望西九,大家憧憬Montmartre,紐約街頭,高芬花園……一切自由開放、藝術生活,青春綻放,締造令人自豪的文化地標。

但既是多元,你怎融入、容納大媽唱、廣場舞,甚至塞錢入胸圍等的廟街動作?

我的朋友,每星期推着老爸,就來聽一位俗艷裝扮江湖女兒唱老歌,然後放下五百元打賞才滿足地離去。這樣難道不是香江故事側記?憑什麼怪他們低俗?

中環戲院里有非常高質素的busking。不少是朝氣的大學生、醫科生,日本著名爵士樂隊也在轉角處快閃演奏,但公園的大媽操何嘗沒有它的社會意義?

考驗我們可懂得尊重?香港真的是東西大熔爐?我們真的有氣量?怎樣的政策或民間智慧才不會釀成慘劇?下一個戰場天星碼頭,隨時淪陷為衝突區仇恨地……

2018年7月3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