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零歲看陳志雲。徐詠璇,信報

WhatsApp Image 2018-07-30 at 8.52.29 AM

二十來歲的B、C、D,都是未畢業或剛畢業的關心時事的年輕人。大家一起看壓軸演出。

「陳志雲其實為自己辦了一次盛大生日會,邀請大家一齊慶祝他『登六』,某程度上是為自己圓夢。所以說尋夢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只要你想的話,隨時都可以!」C仍在念法律。「最喜歡的是他播出自己的成長片段!」

「我覺得看了陳志雲一生──TVB、商台、政圈,然後目睹他七年官司,然後看他討論生死,以為是告別作之類。」B說。我想起鄧永鏘原本安排了告別派對,但最後仍等不及。

D說:「看的是尾場,更昇華、更沉澱、更得心應手。兩個小時嬉笑怒罵,悲喜交集,香港男性平均壽命八十一點二四歲,以為登陸搞完就功德圓滿?財爺話齋,發夢啦!」

陳志雲聰明透頂。一段Just Married,將娛樂八卦中他與王喜一段情,變為撲朔迷離的台上戲,手拖手也額貼額,觀眾拍手呵呵大笑。的確,「人生得一知己,不如得一王喜」。娛圈政圈爭名奪利,虛情假意、跟紅頂白。志雲一直位高權重,人脈不簡單。但真個為他兩肋插刀,水裏去火裏鑽的,有幾人?

結尾是九十歲老態龍鍾的陳志雲和王喜在打麻將。隱隱然有Samuel Beckett的Krapp’s Last Tape影子,孤清回望一生恩怨情仇。

志雲呢喃許多遍:「好多人話呢七年對我來講,係一個劫。我覺得呢個係一個人生經歷,呢個『劫』令我體會到上帝的確會與我哋同行,只要信、不要怕。」無論風雪有多大,只要多點互相關懷,世界便更溫暖。

《志雲尋志雲》為自己創造了一個斑斕角色,志雲大師不簡單。(下)

2018年7月30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