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雲演嘢公私合營。徐詠璇,信報

20180725_meitu_1

我沒有去看黃子華。我選擇了《志雲尋志雲》。與陳志雲識於微時,是港大同窗。幾十年來各奔前程,這個「尋」字,in search of,是哲學性的探討。不過發音更響的「登陸舞台演嘢會」,會不會嚇退青年觀眾?

喜出望外。兩個鐘頭,有沙石,也不是每五分鐘大笑開懷,但卻折射出香港社會肌理,更見人性層層面紗。

陳志雲是奇葩。

這個演出是奇騷。

這個騷很難界定,公私難分:牌面陳志雲,分明是個人表演,卻是商台天天勁宣傳,商台製作主辦,商業電台「撐不絕口」。內裏有《十八樓C座》全班人馬即場演出片段(這不出奇,他們也曾與香港話劇團拍檔上舞台)。奇就奇在陳志雲幾乎是商台代言人,生招牌,新奇的公私型混合。這個在半公營的港台,或全商營的無綫台,都不可能!

志雲在台上推崇俞琤——她當然是傳媒鬼才,毋庸置疑;感激何驥——何先生一向低調,但也是有擔當不畏縮。法院判決前夕,商台草擬了新聞稿備用:「如果陳志雲先生因處理私務,未能繼續上班,我們會等待陳先生處理完私務後,返回工作崗位。我們對陳先生的誠信,毫無質疑。」重情重義,不離不棄!

志雲自傳式論盡一生起跌。他在台上赤裸剖白,一一多謝他低谷時的angels,由律師到看更,他們在他最需要時令他抬得起頭,為他遮風擋雨(我這個舊同學頓覺慚愧,當日送上的慰問也嫌太少了吧)。

今天這叫expressive therapy。既是演出,也是自我療傷,cathartic,清滌。(上)

2018年7月2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