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六家人晚聚。徐詠璇,信報

201807242_meitu_1

「每逢拜六晚全家將來回住家作全家聚會以表親情為盼」——田老臨終前在病床上仍給兒女叮囑。

追思會的場刊上,有他的筆跡。縱使顫抖,仍然那麼有力。端端正正的方塊字,田家炳先生的信箋,多年來一直是他親筆一字一字地寫,力透紙背。

「這幾天辦追思會,雖然時間緊迫,但很多人都毫不猶疑地一口答應幫忙,讓我深深體驗到爺爺是多麼受人尊崇。我心想,He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good to deserve all the honour。」孫女曉嵐,田家第三代,第一個致詞。在台上淡定、堅定。

家族傳承。

家教。周末的家庭聚會,是親情,也是潤物無聲的分享。「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子孫雖愚,經書不可不讀。居家務期質樸,教子要有義方。與肩挑貿易,毋佔便宜;見窮苦親鄰,須加溫恤。」

接着是男孫立仁和長子慶先,雙雙上台,立仁看來謙謙厚厚的仍像大學研究生,卻已是成家立室。田老常常掛在嘴邊、這陣子連香港社會也留意起來的「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立仁說,小時候不明白,今天才知道爺爺節儉、謙虛。

四子榮先說:「父親常說自己很多思想都較特別,與時下一般人所追求的格格不入。也許,他對許多事情的要求與執着,別人會覺得三分迂腐,七分過時。」

嗯,對,但尤其是這七分過時,獨力承擔這幾乎被遺忘的中國傳統,特別叫人動容。

有稱他為「英雄」,我們好像立即聽到田老以客家口音廣東話回應:「哎呀唔好咁講,我係普通人!」

2018年7月2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