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來歲聽天籟。徐詠璇,信報

20180723_meitu_2

準確點,他們不是聽,是奏,是創作!

「敦煌莫高窟經歷了由北涼至元朝十個朝代,千年歷史洪流中,留下了四百九十二個主要洞窟,其中與音樂題材有關的洞窟超過二百四十個,繪有樂器四千五百件,除了飛天樂伎、不鼓自鳴樂器等,壁畫內有不同大小類型樂團五百多組,彈琴作樂,敬佛禮讚,演奏出天上人間的音樂。」

遺憾的是,都已失傳。

只有文字記載。只有壁畫和藏經洞內的文獻和曲譜。

今天,在荔枝角的饒宗頤文化館,在混凝土森林的一角山林間,在一個小室內,大家席地而坐。

閉起眼聽這些年輕同學演奏。他們背後就是遠古的敦煌壁畫,夢幻的繁榮絢爛。

《伊州》,曲項琵琶及高笙。《長沙女引》,高音笙及雙中阮。《陽關三叠》,唐代笙、陶塤及曲項琵琶。演藝學院畢業的尖子,自信但謙卑。我第一次這麼接近笙和陶塤,覺着和諧的古韻,見着薪傳,感受莫高窟的呼召。

「一場偶遇,成就了天籟敦煌樂團的誕生,因緣際會,俗世發願將仙樂帶回人間!」聽說這些年輕人曾到敦煌考察,親眼目睹一百一十二洞窟的反彈琵琶。

「日出日落,雲聚雲散,生活就是一切煩惱瑣事,一動一靜,暫且放下,走進淨土梵音的時空。靜坐觀心。」

聽說八月將在沙田的文化博物館演出(正配合現在展出的《數碼敦煌.天上人間》),九月中再應邀到敦煌的文化藝術中心大型演出——重新踏上絲綢之路。

2018年7月2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