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炳的一片丹心。徐詠璇,信報

20180716_meitu_2

社會,需要標竿。

香港這迷離都會,更需要明燈,或者當頭棒喝。

譬如,當大眾因為不能買樓安居而焦躁時,有人為了要捐錢而把房子賣了,寧願租住。在犬儒的香港,當知道這不是最聰明的辦法,但不聰明又如何?

田家炳先生很固執,他的人生哲學就是朱子治家格言的二百字。兩口子住一所房子,也太浪費了,他索性把財產捐出,自己只租一個較小單位。「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人生就是那麼簡單。

他第二個固執,是信「中國的希望在教育」,於是四十年來專注支援內地大學中學小學,從不間斷,也不偏離。他的愛家國,低調而淡泊,堅定但不張揚。

田家炳基金,他的兒子都有參與,都恭謹謙厚,一家子就是父慈子孝忠信仁義的中國傳統。「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自奉必須儉約,宴客切勿留連。」這些似乎老得不合乎現代法規的原則,今天特別顯得新鮮。

田老的第三個固執,是晚年他堅持交出基金的話事權,自己退居不是投票權的榮譽主席,家族成員參與工作但不再掌決定權。他認為大家族式的管治方式未必可以做到最好,希望基金「公營化」後社會人士多關心和參與推廣。這點許多朋友和我都有保留,但既然這是田老的基金,便要遵從他的意願。「家門和順,雖饔飧不繼,亦有餘歡。讀書志在聖賢,為官心存君國。」內地有很多人崇拜田老,都要效法他成立基金會,但就不會跟隨他放棄話事權。

《明報》社評以「一片丹心」形容田老,剛好代表了我們對他的無限敬意和思念。

2018年7月1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