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與毅智同學。徐詠璇,信報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賽馬會毅智書院同學們:

日前與你們(中三、中四、中五)同學分享創作與寫作的旅程──我回家思前想後,給自己六十分,剛剛及格!

十分努力,十分準備,十分活潑,十分真情,十分互動,最後十分盡責,加起來六十分,滿分是一百(靜靜告訴你,我演講或做主持,對大學生碩士班,以至NGO高層,甚至以普通話跟內地專家朋友搞工作坊,都難不到我,得分最高是九十四)。

這次,我栽了觔斗。我是有努力準備的──前一個星期特意到學校探訪,在圖書館跟馮芷彥和張怡等同學,還有黃志強主任和張老師等,談了好一會。但原來我只顧將自己所想的套進學校,沒有真正聆聽。我知道你們每天在看什麼書、收到什麼資訊嗎?你們平日怎樣打發時間?我知道你們現在最有興趣是什麼嗎?

沒有。我只是聰明地想到不要在禮堂排排坐,大家不要打瞌睡,於是把坐椅分為左右兩排對望。用傳球方式,跟着音樂把書本傳遞,「中」了的同學要朗讀。

書單是《成語故事》、《神雕俠侶》、《西遊記》、《傾城之戀》、《人間有情》、《情義之都》、《師友三十萬小時》,嘿!還不錯得厲害!太雜了,張愛玲也太細膩不好讀。選段要再下十倍工夫!何況只有一位同學在朗讀,怎能充分令其他二百多人專心?

最後,我的撒手鐧是送出四本書──豐子愷的漫畫,配一頁頁白紙作日記本子,分春夏秋冬四冊。硬皮本,粗紙質,配着的插圖是最單純的筆觸,想不到卻直打進你們的心坎裏──(上)

2018年7月9日

IMG_1347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