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kage Lau與新中產。徐詠璇,信報

1o750004ssq8qqs44492

被叫做Package Lau,劉鳴煒不知感受可好?反正這也不是貶詞,只是他條件實在太豐厚了,似乎一出身便是董事長,所以很少人會知道他實實在在念了個法律博士。哪怕他努努力力地發展智庫,不過大家仍是介意那段階級距離。

他曾經說,年輕人省下去日本旅行的錢便可以買樓,被狂轟離地。結果人們繼續狂去日本,反正樓是永遠追不到了,至少吊頸唞唞氣,去日本、去台灣,天大地大有空間。

最近他再有金句:「讀大學一定成功變中產已不再成立。」──這次,有點冤枉,只怪他出身太好,令他這句話像「何不食肉糜」的,被指涼薄、沙塵,依舊離地萬丈。

中產,應該是好名份。不必基層的煎熬掙扎,又不是上流社會容易被誤為紈袴子弟。以前的財爺曾指中產是喝咖啡聽爵士樂,那應該是有品味,有見識,對人生對理想有追求,甚至因為不必捉襟見肘而對原則有堅持,對誠信有把持。

中產等於買樓,還要是讀完大學便買樓,這不幸是近年的流行說法。可憐新中產就這樣被套上緊身衣!如果矽谷的年輕人天天只惦記買樓上車,他們就不會闖得出科網一片天,不會有能量改變世界!

蓋茨、朱克伯格、馬化騰、馬雲,哪一個是自怨自艾擔心買不起樓的?

新中產,先就是自信。再來點文青,不要暴發戶嘴臉。念大專,除了學、問、思考、眼界視野之外,結交朋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或者學習與人爭辯磨劍,十年二十年後這些都是好同窗,人生道上好戰友好拍檔。

中產,其實就是人生財富、財產。

2018年7月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