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ja vu杭州、台北。徐詠璇,信報

20180620_meitu_1

一個長周末,半個香港去了台北。親戚、同事都遇上了,而且早晚兩次。台北太小了!

一個月間竟不知不覺去了杭州三趟,Deja vu感覺太強,夢裏不知身是處。但也覺杭州在騰飛,G20之後心紅了,高教、科研都在奔跑。從前只知有錢塘江,今次無意中見識了錢江新城,還有青山湖科技城……西子湖仍是叫人迷戀,這回我學了──晴西湖不及雨西湖、雨西湖不及霧西湖,霧西湖不及雪西湖。看雪,還是要留待未來。

至於台北,又是個講國語的地方,既遠且近,才個多鐘機程,儼然像銅鑼灣,快吃也好,慢活也好。

我有特別任務──領回我從前在松山誠品遺下的小小包,感動的是他們竟好好給我保留了兩年!五分鐘之內,簽個字便領回失物,家一樣,誠信,可靠,窩心呢。

我以為誠品是膩了,可這短短三天又朝聖了兩遍。松山文創的確有活力,成功大學建築系學生畢業設計展,就有以火車做療養院的「未命名庇護所」──每個失序的人搭上火車,逃離生活,也接受更大尺度欠序的碰撞去理解「正常」。有「老男人俱樂部」讓高齡者有情慾抒發的地方,有「聲之齋場」,記錄死亡於城市聲景中的空白。見着大學,我便興奮莫名。

無意中到了剝皮寮老街,看到台北電影節展覽,驕傲的記起香港同樣是電影文化城。在大稻埕,第一次知道八仙果原來真的是一個果。還有,到了出霧溫泉,看着霧從山間湧出,方知人間。

其實,我兩年前還遺下了一件衣服,本來這次也要一併領回。但到了台北,記不起是哪個酒店。看來有理由再來一趟了。

又其實,在每個地方遺留的還有更多。

2018年6月20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