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的鄉村教師獎。徐詠璇,信報

20180613_meitu_1

海拔5300米,男性平均壽命42歲,但有100個孩子要上學。這裏需要鄉村老師(拉薩才海拔3700米)。我們可能嫌教師頒獎禮明星太多——又成龍又李連杰的,又酒店又march-in又大熒幕吊臂拍攝,太誇太激動了吧(雖然這大騷架勢也是內地的norm)?

「教師們做得好,又會被提拔做政府,或者到別的地方。怎樣留住他們,激勵他們?我們的頒獎禮,就是要讓他們感受溫暖和關愛。」于秀紅說。馬雲基金會秘書長。

故事太催淚了。35歲的其美次仁老師,西藏民族學院畢業。日喀則昂仁縣小學,「這裏除了荒涼還是荒涼。」天真的牧區孩子圍成一團,迎接新分配的老師。「我決定把青春獻給這裏。沒有愛,就沒有教育。」鄉村教師什麼都要教,香港人叫「一腳踢」。全是寄宿生,學生叫他「真美爸爸」,他甚至替孩子洗衣服。

另一段短片:老伯伯流着淚,要拿棍子追打兒子,因為他瞞着家人,花五萬元蓋磚房學校。39歲的彝族老師曲比史古,十四年堅守大涼山村小學。看着短片裏家人的哭訴,也就感受得到那固執的犧牲。最初只有四個學生,在牛棚、在土坯危房。教學斷斷續續,太苦了,村民們失了信心,說「我們不需要老師,孩子不如在家中放牛」。曲比史古老師感到心寒,身為大涼彝族,他深知讀書重要,決定在這裏長駐,把四個孩子當成「樣本」,讓他們去影響更多的人,搞家長會說服村民送孩子來讀書……後來的教室裏掛滿鄉親送來的臘肉,以表示對老師最高的敬意。十四年了,村裏也產生了第一個大學生……

聽着,倒抽一口涼氣。怎樣的頒獎禮才能代表那份崇敬?怎樣才算是真正的教育?Impact?

2018年6月1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