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古華拉在金鐘。徐詠璇,信報

20180611_meitu_2

由一個演員(戲子),憑智慧(野心)、魅力(手段)登上政壇巔峰,當上第一夫人、國母、Santa Evita,幾乎還成了副總統——這前世今生故事,令你想起希拉莉?Lady Macbeth?戴安娜還是江青?特朗普的梅拉尼婭?馬可斯夫人?聽說故事太像Imelda了,所以這音樂劇和歌都在菲律賓被禁。

Evita這音樂劇四十年前首演,幾首歌已為經典的人性、政治、女權旋律定調。「她死後十七年屍體才得以安葬。」哲古華拉冷冷一句,全台燈滅。

「Another Suitcase in Another Hall」——因為情史,抹不掉婊子淫婦的標籤,Slut、whore的訕笑。男權父權獨裁軍隊文化下,怎容得弱質女流?偏偏貝隆將軍又戀上奇女子:「I’d be surprisingly good for you.」利害關係,從來就是愛情籌碼。不過,今時今日,只針對女性絕對不公允。Out了!

男權暴政,對比女權溫柔愛民。貝隆夫人成功為女性爭取投票權(又鞏固自己地位),為災民籌款(又中飽私囊),反中產支持工人階級(不過皮裘鑽石滿身)!由鄉下妹一躍上首都政經舞台中央贏得萬民擁戴,令軍方嫉忌。「Oh What a Circus」,哲古華拉這革命黨在旁冷嘲熱諷——為權慾為正義為自大為愛民,怎分?這光環是真是假?Rainbow High,貝隆夫人出訪歐洲在西班牙風靡一時,在意大利卻受冷待,白金漢宮更去不了,活該?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我決定不再接受你們堆往我身上的各種榮譽……I am Argentina, always will be.」

戲在演藝學院上演。金鐘,不久前才是滿插米高峰的真實戰場。

2018年6月1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