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荳腐與張旭。徐詠璇,信報

20180605_meitu_1

當香港的中文標語懶得只剩下玩諧音玩食字時,不得不佩服內地和台灣仍是有活力有功力。

隨便走在杭州,武林夜市,買一杯茶,店子也叫人流連。店名「喪茶」——「買不起房『凍檸茶』——還以為自己能買一套別墅,才發現奶茶都快趕上店價了」,「前男友過得比我好『果茶』,三天兩天被愛辜負,看來只剩美食值得我全力以赴」,「加油你是最胖的『絲襪奶茶』——時常擔心被人誤會不求上進,好在體重顯示我一直在努力。」……

這個叫「網紅荳腐——不僅僅是外表」,是榴槤臭豆腐、芝士臭豆腐。不然,也有油炸昆蟲宴,蠍子、蛹、黃蟬、蜈蚣,不知是用來嚇唬人還是真的有顧客。

許多美甲攤子,男生陪着女生在等修甲,支付寶「讓杭州的天空多點藍」。夜市另一端有街頭VR,放幾張先進椅子,試驗電競,也真夠瞧的。

踱步回到酒店,央視在播《朗讀者》,有主持有觀眾的大型綜藝節目,念的是賈平凹的〈落葉〉——「……法桐就消瘦起來,寒磣起來,變得赤裸裸的,惟有些嶙嶙的骨。我覺得很殘酷,特意要去樹下撿一片落葉,保留起來,以作往昔的回憶……喔,葉子,你們認識嗎,知道這一片是那一片的代替嗎?」

下一個節目,談張旭和懷素的草書,有黃庭堅讚「張旭妙於肥、藏真妙於瘦,此兩人者,一代草書之冠冕也」。

杭州,盡是文青秀氣,思古幽情,這兒是雷峰塔靈隱寺,那邊是西冷印社岳廟。雖然新樓房有蓋得醜的,但那靈氣藝文,掩不住,這又不是才百多年歷史的香港可以比。

2018年6月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