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藝術之名……擾民。徐詠璇,信報

WhatsApp Image 2018-05-31 at 9.17.12 AM

WhatsApp Image 2018-05-30 at 12.31.16 PM WhatsApp Image 2018-05-31 at 9.17.12 AM (圖片來源: 明報)

五月十四日,《明報》有大半版廣告,署名「歌賦街老街坊與小市民」——標題「剝削空間,漠視衞生、阻礙救援」,圖文並茂指旅遊事務專員啟動的「孫中山史蹟徑古今藝術」計劃,雖然加添了新藝術品,但削減了附近居民唯一共享的生活空間。

午飯後,常有人在踢毽子的小廣場,平常有民眾安坐在樓梯觀看,現在都很不開心,因為空間被雕塑霸佔了。現在雕塑的鐵角也很危險。功能不配合,環境不協調。「舊城吸引之處,是它保留了傳統的香港面貌,現在是硬要把新的設計拼在一起。」

「官員想推廣古城提升旅遊,究竟應以大量公帑、一意孤行,犧牲地區的公共空間,對衞生黑點卻視若無睹?還是應以民為本,保留風貌,讓居民續享他們的生活方式及傳承幾十年的情誼?」

「藝術」,很嚇人。對藝術家,要尊重。

藝術自由,大過天。

不過不是每一個藝術家都是聖人。

就算是米高安哲羅或張大千的作品,也不能貿貿然粗暴放在歌賦街。執行——implementation——永遠最考人磨人。

好心卻做了壞事,由藝術家以至議員官員,常有。特別是誰也不敢輕碰的「藝術」作品,威名太大,所向披靡!

如果嫌歌賦街新雕塑, 以及遷移原有紀念碑事件太複雜,我可以提供一個簡單的例子:

香港大學般咸道入口處,巴士站旁邊,忽然生了一件「藝術品」……(上)

2018年5月2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