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琉璃火∙專欄

COVID荷塘和巴別塔。徐詠璇,信報

Monet

「有一個池塘,有一片荷葉。荷葉每天繁殖一次,增加一片。一片變兩片,兩片變四片,餘此類推。

「你猜要多少天,才填滿整個池塘?

「四十八天。但其實,第四十七天,荷葉仍只是覆蓋半個池塘。第四十天,池塘完全沒有異樣,非常平靜。」

COVID疫情,便是這樣侵佔了意大利、西班牙,整個歐洲──還有美國。至今,全世界有近七十萬人受感染,三萬多人死亡。

在美國,第一個確診是一月二十日,至今確診十二萬人,每天更是幾何級數上升,紐約是疫情震央。

紐約州長稱這個是generation’s defining moment。Tufts校長說這是Dunkirk Movement,要搶救人,所以把校園變作軍用式的臨時醫院。

也有叫這做Covid Tsunami。

謠言、盲動、驚恐、猜疑,都比這隱形病毒更危險──仇恨,更可以淹沒我們已經脆弱的社會,破壞那僅有的防線,令大眾一同溺斃。

第一次,全世界竟然有一個共通語言──COVID。

巴別塔:大洪水之後,人們要建通天的高塔,上帝就將語言打亂,叫人類互不溝通。

這趟,是對人的考驗,比第二次世界大戰還震撼。現在,怕的是醫療系統崩潰,富國如美國也未能自保,非洲等貧窮地區更慘重。一場汰弱留強的冷血戰爭裏,老人家和弱者固然境況凶險,發展中國家可還有抵禦的能力?誰都沒法獨善其身。

政治角力,深仇大恨,都可以如荷葉般在疫情狂飆中吞噬理智、淹沒人性。上天的警示,令人不寒而慄。

2020年3月30日

圖片:莫奈《睡蓮》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