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情義之都

Reap and Sow。徐詠璇,信報

index_meitu_1

在沓雜紛亂哪怕天崩地裂中,對一個家園的愛和忠,是怎麼來的?

忽然身在Assembly Hall,母校一百六十周年紀念,一眾小師妹環繞著,迷失在時光鏡子。

They reap not where they laboured/ We reap what they have sown/Our harvest may be garnered/By ages yet unknown/

校歌聖詩,以前是念口簧,學英文。竟要這麼多年才真正感受箇中真諦,字字打入心坎。對上帝的虔敬未必句句信奉,但faith,對教育的忠誠,對這個地方的忠愛,對未來的忠守,卻已深種。

念了七年,成長歲月青葱的回憶,一直扣連。每一間課室,每一道走廊,每一個黃昏,原來都是我的依憑。英文課的Flowers for Mrs Harris,D.H. Lawrence,中史陳翊湛老師的「臨表涕零」,History的亞洲民主歷史,還有家政課焗蛋糕的味道,體育課的泳池氯氣……

睜開眼,母校重建倏忽十年了!除了大門口的老樹,一切都換了樣,只有校徽仍領着路,校訓Daily Giving Service,最平凡的承諾。

以前常覺沉悶之極的morning assembly,現在是溫情一抹。唱唱歌,聽聽嘹亮清澈的讀經,心靈滌淨。

藍邊白裙校服的女生彬彬有禮正襟危坐,非常專心,沒有人在把玩手機,也真是一道新奇風景。

COVID特別安排,每個位置都分隔開,每個人都被看見,每個位子也就添了份量,不可胡亂造次。

在從前小教堂,一次被一群同學戲弄嘲笑,我奮而拿起幾枚跪枕就向她們扔去,全場驚愕。今天的小教堂大了三倍,卻已再沒有跪枕了!

前人種樹。百多年歷史的香港,根,埋得好深好深。

2020年6月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