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情義之都

舞台上的社運。徐詠璇,信報

20190812_meitu_1

「你不能改變人們!你只能給他們一點點愛,盼求他們接納!」

對癱瘓在沙發上不願再理世事,既麻木也對世界絕望的他,則有人大叫:「You have to care, if you don’t care you’ll die.」

又有這麼一個角色,亢奮地衝進來,滿臉通紅慷慨激昂宣讀革命宣言和口號——然後旁邊的人說,你看,還不是鸚鵡嚼舌。Were we cheated or did we cheat ourselves?

Arnold Wesker的三部曲:Chicken Soup with Barley、Roots、I’m talking about Jerusalem,是現代英國文學必讀,六十年代上演的劇目,寫的是橫跨三十年代中期至五十年代末期——西班牙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冷戰——一整個世代的巨鑄。當年念大學、十八歲的我,怎懂得欣賞?捧着乾澀的英文劇本,悶得發慌。

Les Miserables《孤星淚》就不同了,有激盪人心繞樑三日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呼召,有感人的黑白分明善惡到頭終有報令人安心的結局。不過,別忘了,這是百老匯,最商業,賣的是浪漫豪情。

Wesker寫得太深奧,寫人們的轉變,由澎湃理想到政治奸詐到理想幻滅到看破世情到死命堅持,善良與怯懦、真英雄與假英雄的辯證——卻又或者太遙遠了。

當年的考試題目,必問:這種寫實劇本有意義嗎?就因為它寫盡一代人的經歷?還是它的價值只是immediacy,即時性?

今天,更難問。網絡資訊泛濫,連真假未辨卻已是立即行動,街上舞台急速熾熱,還有空間思考未來的舞台嗎?

2019年8月1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